当代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等重大疾病药物研发如火如荼,急慢性传染病的诊断和治疗手段却相形见绌。然而急性传染病引发的生命威胁常让人闻之色变,慢性传染病带来的巨大公共卫生支出更是触目惊心。因此不少科学家和新锐初创企业也独辟蹊径,希望在流感、耐药菌传染以及乙肝、艾滋病等疾病药物的开发领域有所斩获。

编者按:当代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等重大疾病药物研发如火如荼,急慢性传染病的诊断和治疗手段却相形见绌。然而急性传染病引发的生命威胁常让人闻之色变,慢性传染病带来的巨大公共卫生支出更是触目惊心。因此不少科学家和新锐初创企业也独辟蹊径,希望在流感、耐药菌传染以及乙肝、艾滋病等疾病药物的开发领域有所斩获。


近日生物新锐腾盛博药完成2.6亿美元早期融资,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洪志博士为全球传染病领域权威之一,也将带领公司深耕急慢性传染病和其他非传染病重大疾病疗法开发。腾盛博药将致力引进全球优秀的创新药物及疗法专利,造福广大中国病患,希望从产品研发到上市后评价每个节点,基于先进制药技术并全面与健康大数据接轨,以盾构传染病及其他重大疾病的“巨壑”为使命,推进精准医疗的商业模式全球起飞。


QQ截图20180802125348.jpgQQ截图20180802125407.jpg



药明康德:作为传染病领域的权威,您认为全球传染病疗法研发面临着哪些挑战?腾盛博药又会采取哪些研发策略?



洪志博士:目前针对多数病毒引发的急性传染病,病理学研究进展相对缓慢;人类针对细菌感染开发了数量庞大的抗生素,但尚未找到功能强大的广谱抗病毒药物。细菌性感染治疗方面,全球日益面临耐药细菌的威胁:临床数据显示,10%左右细菌感染患者使用传统抗生素不能治愈,然而确认这些病人的药物反应同样难度很大。按照现有医学认知和传统研发模式,针对这些携带耐药菌株患者开发或使用全新抗生素,药企和临床医生面临的风险和成本都会很高。


尽管如此,将优秀抗感染专利引入此领域造福国人,仍然是腾盛博药努力的方向之一。通过与Vir Biotechnology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将获得Vir Biotechnology多种传染性疾病创新药系列产品在大中华区的独家权益。我们还会关注突破性抗体类生物药,不少长效抗体药物半衰期较长,可在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内使接种者免于感染。这些抗体药不仅可以在某些传染病高发季节使用,保护高危人群和广大普通人群;还可以应用于某些器官移植患者,因为这些患者在术后需要服用高剂量免疫抑制类药物,长效抗体药物可以使这些患者在降低免疫抑制剂用量之前给予他们充分保护。


我认为药企有义务和监管部门一同努力,探讨出更好的传染病药物研发模式。美国FDA针对抗感染类药物开发有快速通道、优先审评等激励政策。另一方面传染病防治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临床机构对抗感染药物的规范使用也很重要;药企也需要和监管机构携手努力,避免抗生素等药物滥用。这才是保证大众健康、抗感染药物疗效以及打破细菌耐药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QQ截图20180802125428.jpg



药明康德:急慢性传染病患者群体庞大,诊疗手段却相对不足。您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哪些?未来传染病药物研发又有哪些突破的希望?



洪志博士:高致病性传染病可在短时间内致使患者死亡,其波及影响人群不亚于癌症等重大疾病,然而传染病在公众认知和医疗体系中得到的关注却不相匹配。即使禽流感、非典、埃博拉出血热等急性传染病曾在全球数度引发恐慌,许多医院内相关病原体检测效率仍然不高,特异性精准诊疗手段通常滞后甚至缺位。鉴于急性传染病的发病特点,患者通常在短期内去世或痊愈,因此急性传染病往往成为医学界的失语地带。


尽管传染病药物和疗法开发有许多挑战,但并非都是低回报项目。如果能够找到先进精准医疗技术及政策理念,则可大大降低投资方和医疗支付体系的成本。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保持了较高的GDP增长速度,我相信未来抗击传染病领域的研发前景会迎来更多利好。


当代开发较多的传染病药物主要针对慢性传染病。在不少发展中国家,由于慢性传染病患者通常为中低收入人群,所以他们使用的艾滋病药物、结核病药物、各类预防性疫苗等多为政府补贴产品,这样的产供销体系会限制相关技术革新以及新品流通。随着全球人口流动日益频繁,传染病会逐渐突破地域和收入阶层的局限,所有病患都有权利使用更加高质量的抗感染产品。


QQ截图20180802125446.jpg

▲siRNA基因疗法机制(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药明康德:请您谈谈腾盛博药引进技术专利的标准和着眼点。



洪志博士:我们会首选已经完成药代药效动力学的临床及临床前药物,更希望引进的不是单一药物,而是系列管线;我们也关注全新的技术研发平台,比如siRNA平台等等。利用这些疗效和安全性有保障的专利与平台,我们可以更快成功推出新药或全新突破性疗法。在传染病防治方向,我们会主要关注艾滋病、结核病、乙肝、耐药菌感染等方向;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关注其他与重大公共卫生相关的疾病,比如肝/肺纤维化、老年性疾病等等。


我们已经与Vir Biotechnology、阿里健康、药明康德、药明生物等知名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目前中国临床机构许多医疗数据不能被新药研发者直接采纳分析,而阿里健康则拥有强大的数据分析平台和能力,可梳理并优化浩繁的大健康数据。通过合作我们可以将零散的临床一手数据转化为优质资源和智慧,推进研发进程、商业策略以及新药使用。药明生物则拥有一流生物制药的研发制造能力,我们将与之在具体项目推进过程中共同组织团队。通过这样的合作方式,腾盛博药可以更好地专注于打造核心研发能力和产品策略。此外我们也会与药明康德合作,利用他们国际领先的研发技术能力平台,推进小分子新药和细胞疗法等产品的研发。


QQ截图20180802125500.jpg



药明康德:除了引入突破性创新疗法,腾盛博药的商业模式还会有哪些亮点?



洪志博士:我认为目前国内不少疾病的诊疗模式比较传统,一些临床试验的数据相对简单,而针对患者的使用指南却过度繁琐且不易理解。腾盛博药将会在新药研发模式和推广层面有所突破:从药物研发、临床诊断,到患者使用和上市后大规模评价等各个环节,我们都会利用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大健康数据进行详细分析判断,在各个层面推动精准医疗的实践。新药研发的技术革新是许多创新型企业推崇的价值观,然而产品呈现和使用的模式创新也同样重要,谁能最先实现产品的整体解决方案革新,就会在市场上占领先机。


除了开发最先进的药物,我们更希望开发老百姓能够使用的药物。如果新药审批时间太长或者难以纳入医保体系,那么就很难惠及更多病患。所以我们才选择了专利引进的模式,在早期将研发风险降低可以减少后续投资并节约成本,并缩短新药审批进入医保目录的时间。我们希望实现自己以及投资人共同的梦想,让最优秀的专利药最快最好地造福中国病患。



药明康德:腾盛博药的中美两地分部将会如何分配资源并进行功能互补?



洪志博士:美国分部会是比较灵活自由的团队组合,成员会聚于北卡罗来纳州的三角研究园(The Research Triangle Park)以及加州旧金山。我本人也会主要在三角研究园工作,该园区位于北卡罗来纳州 Raleigh、Durham、Churchill三城夹角,拥有杜克大学等三所研究型大学、数百家大型跨国高科技企业的研发中心以及初创企业孵化器,是与硅谷齐名的高科技研发中心。美国团队会主要负责与一流技术研发力量建立并维持合作关系,并制定疾病治疗和产品策略。


我们的临床研究团队则100%来自中国,因为我们将首先聚焦瞄准中国病患市场,而不是全球多点出击。我认为在企业初创阶段关注的市场不宜过于宽泛。位于北京、上海的分部会负责临床试验、政府审批和商业推广方案。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希望将优秀的技术专利成功引入,早日造福中国病患,然后再致力于把中国的成功经验推广到其他发展中国家。